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手掌上的風

其實他知道,哪有那樣容易的愛情。八年的時間,不長,他總習慣就這樣忍著,原來,愛,真的就可以這樣狠狠的忍著。很深的夜,一覺醒來,會跑到街上,然後慢慢的走,那一步一步就像在一句一句的告訴她,看見她,不是自己的,是有多失落。一直喝酒,只是為了好睡,如果心裏放著一份很遠的愛,夜晚,便是種無依無靠的孤獨,這種孤獨,是因為得不到。
  忘了是怎樣愛上這樣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孩,他不知道在愛情中,該不該有第三者的定義,也許,只要涉及到愛,任何的局限,都是膚淺的。忘了從什麼時候,他開始去她喜歡的地方,那些她提到的,說以後要去的,和她的愛人。
  其實最痛苦的事情,是當你愛上一個人的時候,還沒有說出口,她已經走進了別人的婚姻裏,她會在週末的早上穿著別人的襯衣,做簡單的飯,會牽著別人的手,過著最真實的生活,會在溫暖的家裏,倚著別人的肩膀睡著,是不是寬厚,並不在意。
  他好喜歡烏鎮,喜歡在那蓬船上看雨,喝點淡淡的茶,晚上的那種涼涼的風,像是種安慰。他喜歡旅行,她說自己總是太忙,如果可以,他真的好想替她把這個世界走完。他做海運,有時要跟著班輪四處走,其實也不是必須,只是他喜歡那樣漂泊的感覺,只是卻更像是逃離。他喜歡芬蘭,看著那不知道有多深的雪,林中的小屋,整櫃的酒水,溫暖的爐火,黎明的初陽,有種想要一個家的感覺,好像這時看到她在看著自己的眼睛,給他說,其實她都知道。這時的自己,好想哭,但不知道為什麼,是不是想她,畢竟,已經逼了自己八年,他以為這總會過去。可是越久,心裏就越深。
  她很幸福,那人很愛她,他有時甚至希望她不要這麼幸福,不要這麼幸福。
  他不抽煙,有點潔癖,在左手上總戴一串佛珠,他不信釋迦,但天生來的敬。父母曾幾次催過他的婚事,但自從看到自己這樣嚴肅的兒子,在她面前,笑得像個孩子,就也再沒說過什麼。
  他出差了,這次是南非,每天都有太多的會要開,這是第二次來到這裏。第一次是她結婚的前一天,八年前的的那一天,坐了很久的飛機,在開普敦的海岸看了一夜的海,那時他覺得,如果可以和愛的人在一起,做對企鵝也是很知足的。在南非的最後幾天,他坐著藍色列車,看著窗外的景色,就這樣從比勒陀利亞到開普敦,一路不知道是在發呆還是思考,他不知道為什麼要做這些,像是有著某些原因讓它這樣的不可或缺。他就一直這樣的看著窗外,直到玻璃上,她的輪廓一點點的模糊。外面有風,很輕的那一種,那一夜的海邊,吹得也是這樣的風,好像要冷的多。
  他現在,只要不是穿著西裝,都會戴帽子,一成不變的樣子,好像是習慣了想去隱藏些什麼。剛開始,每次去見她,總是會戴著一頂棒球帽,會讓自己想像不到的自然,其實也是怕眼睛裏的那種疼惜,讓她發覺。她很幸福,自己一直在想,什麼是愛,只要她能幸福,真的就已經足夠了嗎,自己真的是不想要嗎。
  愛情裏,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該等,等一個已經結了婚,一個現在這樣幸福的人,萬一她就這樣一輩子,自己該往哪走,他不知道,真的不知道。在愛情裏,他還是幾年前的樣子,幾年前愛她的那種樣子。
  從南非回來的第三天,她約他見面,咖啡廳。他剛進去的時候,有人在彈一首曲子,跳傘。他陷在沙發裏,覺得真的過的好快。還記得大學的時候,坐在圖書館的窗前,外面下雨,他小心的抄了幾句張小嫻的文字,就寫在每頁的中間,在最後一頁,他寫下這樣的幾句話,都說音樂是相通的,不知道它能不能讓你明白,下雨的時候,自己走在路上,很安靜的聽一下,不知道它能不能讓你明白,他當時就這樣的寫著,總覺得字不好看,費了很多張的紙,最後他在袋子裏放了個U盤,裏面只有一首曲子,便是現在廳裏有人彈的這首,他忽然想去認識一下這個陌生人,是怎樣的感情,讓她把這首曲子,彈這樣的悲傷,是不是,在哪個地方,也是像極了自己。曲子很美,只是當時的自己至終都沒有寄出去。不知道她有沒有聽過。
  她來了,一見面便開始笑,那種笑,帶著家的溫馨。喝了幾口咖啡,她一直盯著自己看,盯到淚水越來越多的流過酒窩,他看著心疼,這時其實好想去牽一下她的手。但因為怕自己的這種感情會傷害到她,幾年來,自己一直都刻意的離得好遠。她問還要這樣一個人多久,他笑了笑說都不合適,自己也不急。就這樣他們拉家常,說哪哪的同學,她沒有提自己的家,好像是有意避開,因為瞭解自己面前的這個男人,他的一點一滴。她原來說有事情告訴他,直到最後也沒有說,像是忘了。
  他走後,她在廳裏坐了好久,一直看著窗外,外面開始下雪,很小,也很冷,服務生一直在忙,忽然覺得這裏好喧鬧,儘管真的一點聲音都沒有,她心裏好亂,也好疼。
  他在等紅燈,有三天的假,他想去超市買點魚,晚上回父母家做給他們吃,手機響了,還沒接上就掛了,然後是一條短信,上面寫著,我懷孕了,我好感動。
  後面的車一直在按喇叭,他找了個街邊停了下來,看了幾遍手機,然後趴在方向盤上開始大聲的哭,在哭什麼,嫉妒那個他的幸福,還是什麼。這時想起當年的自己抄下的那幾句話:
  天長地久,我們漸漸明白,愛情也是一種修為,沒有誰是不懂愛的,雖然沒有一段感情是相同的,但我們對愛情的期盼和體會,我們的喜樂和哀傷,都是可以是相通的。
  以後的路,在哪,他不知道。只是,相愛真的好難。
  早就明白,有些人,終究只是手掌上的風,還是這樣的放不下。
  因為,她,在自己心裏,真的太美,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