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誰說書生無用?

 這題目一寫出,恐怕要驚起不少冤魂幽鬼的,因為他們生時不就說了“百無一用是書生”嗎?並將“文章”連坐,說是“上天若問人間事,只有文章不值錢”。但我生性不怕人,還會怕鬼嗎?說說何妨!
  書生,顧名思義,讀書人,於古代只謂男人,現代則或男或女,凡與書結緣者皆可謂“書生”。自古迄今,書多得汗牛充棟,書生自然車載斗量如過江之鯽。書分門類,書生也就有了派系,到現在怕有幾百家之多了。書可以記載歷史,演繹哲學,勾勒文藝,書生因之可以史為鑒,經國緯家;可體佛悟道,指導人生;可歌舞曼妙,渲染生活。書生中成就大者出將入相,輔弼君王;成就小者為童子師,啟蒙發昧;中者幫閒文人,吟弄風月。成就大者香榭麗舍,鐘鳴鼎食;中者豢養於人,衣食無憂;小者執執教鞭,混個肚圓。總之,他們就在各自的圈子裏逞異能,彰華彩,寬人心,悅己意。數千年曆史長河中,讀書人大多如此,不管於國於家於人於己,可謂有用了。就連那個蠻夷統治下的元朝,讀書人也可以“普天下郎君領袖,蓋世界浪子班頭”一番,做“錦陣花營都帥頭”,此等風流瀟灑,非書生者誰能會得此中真意?
  曰書生無用,其實往往已經遠離了書生的本來面目而談書生,或近於功利,以書為敲門磚,走前賢“書中自有黃金屋,書中自有顏如玉”的古道;或認識偏頗,把書生等同於人生理想,社會肯定;或期求過高,將書生搞得複雜化,神聖化,連讀幾頁書都要行沐浴熏香之禮。不管是那種情況,都不再是純淨的書生模樣了。書生就是書生,讀書人之謂也,讀是他的生活,也是他生活的目的。在讀中可能拓寬了視野,娛樂了性情,崇高了思想,昇華了德行,甚至可能福祿俱至,收穫愛情,甚至也可能名垂宇宙,震古鑠今。然而這一切都不是初衷,只是偶然的讀書得間,是書生的附帶品。也有人皓首窮經,讀之終生,竟名不來利不止者,這可以說是得其根本了。
  如果說陶淵明公的“好讀書,不求甚解”是真書生的寫照的話,那麼“饑讀之以當肉,寒讀之以當衾”則是真書痞了。
  其實,書生就是書生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