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雨夜,褶皺的憂傷

窗外的雨還在下,但似乎沒那麼灑脫,那麼痛快了,變得扭扭捏捏起來了。晚風夾著雨絲深深地在漆盲的夜空悠轉,裙擺在飛舞,似乎又在吹亂了我的傷。

雨夜,一個人靜對著雨霧的空蒙。也選擇抱著我那唯一奢侈的頹廢,靜靜地坐在季節的邊緣褶角上,看雨珠牽著一絲永不退色的柔情點點掛在翠葉上,把黯淡的燈光揉碎,在往事的裙角搖擺裏變潛,遠去。

誰在輕攏慢撚那一縷淡淡的憂傷,隴成一簾淒美的寂寞,在漫天細絲微微顫抖呢?是昔日的人兒,還是有著記憶的褶皺呢?是誰讓我憔悴,閃爍的淚透露著莫明的心酸,是青春繁華的落幕,還是零落成泥的孤單飄零?

是誰吹醒了我的憂傷?是誰攜帶著寂寞,讓我原來輕盈的舞步反射出無可遁形的傷痛?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我有太多疑問了。而且還知道這些的疑問是沒有人會給予我一個準確地答復。我是屬於侯在季節的渡口上的,在季節的渡口裏的我把所有一年365天的珍藏全部挖掘出來,然後用筆在紙上塗鴉一段又一段的墨痕,最後把這些記憶的墨痕風乾掉。也許筆淚會有殘紅,觸目會有殘傷,但我卻終於可以在在季節的渡口裏把季節的掙扎拉下帷幕。

燈火闌珊處,憑欄眺望。我把那孤單的背影拉長的既憔又迷離?風微微地吹,雨細細地下。輕輕的,輕輕的可以聽見坐在寂寞裏聲音。於是我喜歡在耳朵裏塞著兩個小喇叭,傷感的輕音樂嫋嫋似夢境,一句一曲是那麼的婉柔淒美,是它讓我迷了憂傷醉了雙眼,不想睜開。空氣中回蕩著幽幽的音,在記憶的風帆裏亂了心田,突然睜開雙眼後又慢慢瞌上雙眼,思緒在腦海暗潮湧動,暗香拂過。一?那,我在風雨裏,憔悴的痕跡被粉碎,無法溫暖殘缺不全的心,整理成片,裝載風景。

何人知曉,悠幽我夢似淒涼?時光如流,許多年都過去了,我卻依稀記得曾經那清秀的眉宇銘刻著兩行清淚,捧滿淡淡的愁思,浸潤潮濕的褶皺憂傷裏。凝望漆黑的天宇,尋找熟悉的身影,溫暖的話語。在思緒搖晃處,滌蕩盡了那份思念的味道,淡淡的抹上了甜美的感覺。卻不知在低頭垂看時,清瘦的眼睛裏覆蓋著憂傷,宛如淡淡的煙霧,攪亂心緒,一身幽怒。臨窗而立,是誰讓我如此安靜,悄悄解開漣漪,冷香染袖,裙擺飛舞念不斷?

啞然回眸中,風雨已醉,但繁衍的思念總是糾纏著揪心的地疼,侵蝕在重疊的肌膚裏,青一塊,紫一塊的,孤影垂淚,無語滄然。歲月悠悠,綻開隱匿的新夢,獨上蘭舟,心語有聽誰?哎,幽幽歎息甚是無奈,只道當時是尋常。

雨夜暗幽香,幾許往昔亦飄淡,無意卻被傷醉殘,風中聽落花碎雨,滴滴似清淚,夢裏紅樓幾人哭泣幾人傷?小小文學心難述紅樓夢,只能筆落幾許文字將心拾起,望雨叮鈴,掩卷歎息。我的也只是一個小小的傷心城,誰路過都不會選擇多看一眼。七月將罷了,八月來了,這又是一個季節的過渡,這也沒什麼。因為早已經學會了習慣,畢竟是人獨立,各自愁。

我把寫過歲月編上了頁碼,也許是因為怕忘記吧。近來發現自己寫得越多就忘記的越多,似乎記住與忘記成為了對比,有些意外,也有些可笑。也許在寫過生命歲月裏總有不舍的那一頁,藏得總是最深的,卻是最暖的,拈一撚情雅的成詞,然後去織一枕幽明韻夢。日子總像一件件曾經不斷折疊的衣服,折疊多了就會有了褶皺的痕跡。每當拿出來看時都會發現褶皺裏充滿了憂傷的氣息,隱隱約約的。於是眼神開始學會變得很輕很輕,默默地過了許多的光陰,而褶皺的憂傷一直都存在著,揮之不去。

時光匆匆,歲月悠悠。我卻總是習慣在夜裏揮灑一堆的閑愁,因為文字在不停的呼喚,掙扎,纏綿不休。我記得我對自己說過,只有在夜裏,特別是巷弄的夜裏,我才選擇會所有的思緒變成最刻苦銘心的浪漫。軒窗前,水寒煙。床榻清寒,燭光悠然,誰撥亂了琴弦,原來雨點成了今夜的獨奏者,清脆明快,玲瓏剔透。

撥弄了淩亂,我感覺自己有些把握不了光陰的秘密。我說的,我想的,那聲呢喃,那句幸福,還是遺散在了雨中隨風而去。徘徊的思緒,躲進雨裏,一起哭泣。我知道抓不住的,就該放手了。

熟悉的旋律,輕輕地在夜裏盤旋,雨中的思緒,婉轉地在心間流淌。指針滑過十二點,意味著,文字起始於昨日,而終於今日。

夜,有著熟悉的感覺,因為思緒飄飛。筆,有著熟悉的定格,因為憂傷褶皺。如此,指尖的滑落定格,也許下一句下一段會成了斷文。

時光遠了,很多東西也散了,故事早就已經結束,不回味就也罷。悲傷久了,我也習慣了,有了冰冷,也就忘了溫暖。一切好似,註定季節渡口的自己在雨天裏撐起一把傘,雨停了卻不想把傘收回來。

素箋不盡惆悵離殤憂,丹青未泯風塵浮肩愁。

憑欄寒渚,風逝了音容,雨散了淚瞳。

漫漫長夜寥寥筆,悠悠殘心綿綿情。

筆擱落,起墨卷。不愁眠,夢愜意。
返回列表